本国气候变化碳补偿项目效果欠佳

根据澳大利亚研究人员最新在英国《通讯-地球与环境》杂志上发表的本文,他们指出澳大利亚碳补偿计划下的人为诱导再生项目在提高植被覆盖率和减碳等方面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该研究由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安德鲁·麦金托什教授领衔,团队对碳补偿计划下的人为诱导再生项目进行了分析。

据悉,这些人为诱导再生项目的目标是通过改善土地管理来促进原始森林的再生,项目涉及的区域面积近4200万公顷,已经发行超过3700万个碳信用额。研究人员发现大约80%的项目并没有实现预期的植被覆盖率增长,其中有近143个项目的地区森林覆盖率几乎没增长或有所下降。

研究人员指出,这些结果表明这些项目未能实现减少碳排放的目标,而购买了这些项目发行的碳信用额的污染企业对气候的负面影响也没有减少。碳补偿作为一种重要的气候政策工具,通过购买碳信用额等方式来抵消个人或组织的碳排放。研究人员警告称,如果气候政策及交易机制缺乏诚信,反而可能导致增加碳排放量。

因此,这项研究呼吁对碳补偿项目的执行效果进行更加严格和透明的监测和评估,以确保其真正实现减少碳排放和促进植被再生的目标。只有这样,碳补偿才能发挥其在减缓气候变化、降低环境成本以及产生社会协同效益等方面的重要作用。


说明科技发展利大于弊的具体事例

这个博客讲得比较全面。 可以参考下。 1960年,前苏联在西伯利亚发现了第一个可燃冰气藏,并于1969年投入开发,采气14年,总采气50.17亿立方米。 美国于1969年开始实施可燃冰调查。 1998年,把可燃冰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能源列入国家级长远计划,计划到2015年进行商业性试开采。 日本关注可燃冰是在1992年,目前,已基本完成周边海域的可燃冰调查与评价,钻探了7口探井,圈定了12块矿集区,并成功取得可燃冰样本。 它的目标是在2010年进行商业性试开采。 但人类要开采埋藏于深海的可燃冰,尚面临着许多新问题。 有学者认为,在导致全球气候变暖方面,甲烷所起的作用比二氧化碳要大10—20倍。 而可燃冰矿藏哪怕受到最小的破坏,都足以导致甲烷气体的大量泄漏。 另外,陆缘海边的可燃冰开采起来十分困难,一旦出了井喷事故,就会造成海啸、海底滑坡、海水毒化等灾害。 由此可见,可燃冰在作为未来新能源的同时,也是一种危险的能源。 可燃冰的开发利用就像一柄“双刃剑”,需要小心对待。 “可燃冰”是深藏于海底的含甲烷的冰。 它是由于处于深海之高压低温条件下,水分子通过氢键紧密缔合成三维网状体,能将海底沉积的古生物遗体所分解的甲烷等气体分子纳入网体中形成水合甲烷。 这些水合甲烷就象一个个淡灰色的冰球,故称可燃冰。 这些冰球一旦从海底升到海面就会砰然而逝。 可燃冰是一种潜在的能源,储量很大。 据国际地质勘探组织估算,地球深海中水合甲烷的蕴藏量足以超过2.84×10^21 m^3,是常规气体能源储存量的1000倍。 且在这些可燃冰层下面还可能蕴藏着1.135×10^20 m^3的气体。 有专家认为,水合甲烷一旦得到开采,将使人类的燃料使用史延长几个世纪。 为开发这种新能源,国际上成立了由19个国家参与的地层深处海洋地质取样研究联合机构,有50个科技人员驾驶着一艘装备有先进实验设施的轮船从美国东海岸出发进行海底可燃冰勘探。 这艘可燃冰勘探专用轮船的7层船舱都装备着先进的实验设备,是当今世界上唯一的一艘能从深海下岩石中取样的轮船,船上装备有能用于研究沉积层学、古人种学、岩石学、地球化学、地球物理学等的实验设备。 这艘专用轮船由得克萨斯州A•M大学主管,英、德、法、日、澳、美科学基金会及欧洲联合科学基金会为其提供经济援助。 海底可燃冰的存在很可能使海床不稳定,常会导致大规模的海底泥流,对海底管道和通讯电缆有严重的破坏作用。 更严重的是,如果地震中海底地层断裂,游离的气体和水合甲烷分解产生的气体就会喷出海面,或在海水表层及水面上形成许多高度集中的易燃气泡,这不仅会对过往行船有危险,也会给低空飞行的飞机带来厄运。 有学者认为,近几个世纪,在位于佛罗里达、百慕大群岛和波多黎各之间的百慕大三角区海域发生过的许多船只和飞机神秘失踪事件,即所谓百慕大之谜就可能与此有关。 由于可燃冰是在深海处低温高压条件下形成的,氢键是一种弱作用,冰状的水合甲烷一出水面就会自动融化分解成气体,故我们没有必要在分解水合甲烷上费神,只要用专用设备将这些气体收集起来就可利用。 值得注意的是,可燃冰作为一种新能源虽具有开发应用前景,但甲烷是一种高效的温室效应气体,可燃冰的开采如果方法不当,释放出的甲烷扩散到大气中,会增强地球的温室效应,导致地球上永久冻土和两极冰山融化而使地球变暧。 安全合理地开发可燃冰,必须同时考虑环境保护。

什么是零碳经济

零碳经济的提法不确切,正解应为:低碳经济,是相对于牺牲环境的粗放式增长而言,减少碳排放的经济发展模式。 零碳的概念有哗众取宠之嫌,因为任何机构或实体的碳排放是常态,通过购买碳汇实现碳补偿(又称碳中和、碳抵减)只是在某一个瞬间是碳中性(也会是所谓0碳),如果自我标榜某个建筑或某个实体是零碳什么的,那是典型的忽悠。 一味追求数字上的零碳没有任何意义,一块地板碳排放7kg,只要买7kg的碳汇就抵消了,按照市场价,才几分钱一公斤,7kg的碳汇才1毛多钱,所有的产品靠这样的途径变成零碳产品,对实质的碳减排没有任何贡献。 技术上的零碳更是得不偿失,为了追求这个零,耗费巨资得到的零结果也只是暂时的,哪个投资人脑子被驴踢了才会这样花钱呢?

补偿项目

什么是清洁发展机制?

清洁发展机制,简称CDM(Clean Development Mechanism),是《京都议定书》中引入的灵活履约机制之一。 CDM允许附件1缔约方与非附件1缔约方联合开展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减排项目。 这些项目产生的减排数额可以被附件1缔约方作为履行他们所承诺的限排或减排量。 对发达国家而言,CDM提供了一种灵活的履约机制;而对于发展中国家,通过CDM项目可以获得部分资金援助和先进技术。 但是,CDM只能作为全球减排和技术转让的手段之一。 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减排和技术转让还需要发达国家做出更多的努力。 参与方清洁发展机制允许附件I国家在非附件I国家的领土上实施能够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或者通过碳封存或碳汇作用从大气中消除温室气体的项目,并据此获得“经核证的减排量”,即通常所说的CER。 附件I国家可以利用项目产生的CER抵减本国的温室气体减排义务。 CDM项目必须满足:(1)获得项目涉及到的所有成员国的正式批准;(2)促进项目东道国的可持续发展;(3) 在缓解气候变化方面产生实在的、可测量的、长期的效益。 CDM项目产生的减排量还必须是任何“无此CDM项目”条件下产生的减排量的额外部分。 参与CDM的国家必须满足一定的资格标准。 所有的CDM参与成员国必须符合三个基本要求:自愿参与CDM;建立国家级,CDM主管机构;批准《京都议定书入此外,工业化国家还必须满足几个更严格的规定:完成《京都议定书》第3条规定的分配排放数量;建立国家级的温室气体排放评估体系;建立国家级的CDM项目注册机构;提交年度清单报告;为温室气体减排量的买卖交易建立一个账户管理系统。 符合的项目CDM将包括如下方面的潜在项目:1 改善终端能源利用效率;2 改善供应方能源效率;3 可再生能源;4 替代燃料;5 农业(甲烷和氧化亚氮减排项目);6 工业过程(水泥生产等减排二氧化碳项目,减排氢氟碳化物、全氧化碳或六氟化硫的项目);7 碳汇项目(仅适用于造林和再造林项目)禁止附件I国家利用核能项目产生的CER来达到其减排目标。 此外,在第一个承诺期(2008~2012年), 只允许造林和再造林项目作为碳汇项目,并且在承诺期每一年内,附件1国家用于完成他们分配排放数量的、来自碳汇项目的CER至多不超出其基准排放量的l%。 碳汇项目还需要制定出更详尽的指南以确保其环境友好性。 为了使小项目能和大项目一样在CDM项目上具有竞争力,《马拉喀什协定》为小规模项目的实施建立了快速通道在一套简化的资格评审标准一15兆瓦以上的可再生能源项目、在供应方或需求方年节能 15吉瓦时以上的能效项目、年度排放量低于 1.5万吨二氧化碳当量且具有减排效果的其他项目。 CDM执行理事会已经被赋予了一项任务:为小项目快速通道制定执行方式和工作程序,并将其提交给 2002年 10月在新德里召开的第八次《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 》成员国大会(COP 8)。

标签: 排放权 原始森林 气候变化 补偿项目 研究人员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